禁毒反洗錢宣傳案例七:戈某毒品洗錢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6月12日,反洗錢主管部門收到J銀行關于戈某的重點可疑交易報告。經分析調查,反洗錢主管部門初步判斷戈某具有零售型網絡毒品販賣及洗錢嫌疑,于 6月16日將線索移交喀什地區公安局。經公安機關調查,戈某已于2015年6月4日被莎車縣公安局以販賣毒品罪依法逮捕。2016年3月16日,新疆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判定戈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戈某于 2011年11月4日在 J 行申請辦理了VISA理財白金卡并簽約網上銀行、手機銀行、短信銀行及電話銀行業務,同時開通ATM轉賬功能,未設置交易限額。據統計,2011年11月4日至2015年5月6日,戈某賬戶資金交易共1135筆,交易金額合計248.57萬元。其中,借方交易多通過第三方支付平臺交易,貸方交易 多為ATM無卡存現或轉賬交易。

        2015年4月初,莎車縣陳某向戈某打電話購買冰毒,因無貨未成交。2015年5月4日,戈某通過電話與陳某商定交易事宜。5月5日,戈某接到一個顯示“未知”號碼的電話,通知其取貨并要求刪除兩人通話記錄。當日,戈某在垃圾站旁邊一輛白色轎車的輪胎前取走紙箱,紙箱里有泡沫塑料、報紙還有錫箔紙包裹的一個自封袋,自封袋里面有冰毒40.36克。18時許,戈某將一些茶葉、餅干及冰毒一起裝入一個紙箱,交給相關人員發給陳某。19時許,陳某通過莎車縣J行ATM分兩次將13000元存入戈某持有的J行銀行卡賬戶。22時許,陳某取走包裹,次日公安機關在陳某家中查獲上述冰毒。

        經查,戈某在 2015年5月初通過手機微信多次與綽號為“HILL”的人商談購買毒品事宜,并分兩次支付對方購毒款共10000元。5月9日,戈某被抓獲,從戈某住處查獲毒品交易記賬簿、電子秤3臺及大量吸毒工具,并從快遞包裹中查獲凈重540.6克的冰毒。

        二、案例評析

        戈某涉毒賬戶資金交易中,ATM業務和網絡支付業務占比較高,資金流轉軌跡主要表現為:通過J行ATM無卡存入現金或轉賬流入,再通過網上銀行和第三方支付平臺 ( 支付寶 ) 將資金分散用于淘寶消費,購買游戲幣等虛擬幣,進而將虛擬幣轉至上游販毒人員,販毒人員再將虛擬幣出售變現,依次循環,實現毒資交易和清洗。此外,戈某賬戶資金交易多發生在深夜和凌晨,交易金額多為零包販毒價格的整數倍。本案中,戈某通過網上銀行、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資金交易,并以買賣虛擬幣為掩飾,加大了案件發現和偵辦難度。反洗錢部門應加大對支付機構的監管力度,督導其切實提高可疑交易監測分析水平。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北京反洗錢研究。

合格投資者鑒定
投資者適當性鑒定

投資者符合期貨公司資產管理業務合格投資者相關標準,滿足以下要求:

1、符合《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第三條規定的“合格投資者”是指具備相應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投資于單只資產管理產品不低于一定金額且符合下列條件的自然人和法人或者其他組織。

(1)具有2年以上投資經歷,且滿足以下條件之一:家庭金融凈資產不低于300萬元,家庭金融資產不低于500萬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萬元。

(2)最近1年末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的法人單位。

(3)依法設立并接受國務院金融監督管理機構監管的機構,包括證券公司及其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期貨公司及其子公司、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以下簡稱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商業銀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信托公司、保險公司、保險資產管理機構、財務公司及中國證監會認定的其他機構;

(4)接受國務院金融監督管理機構監管的機構發行的資產管理產品;

(5)基本養老金、社會保障基金、企業年金等養老基金,慈善基金等社會公益基金,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

(6)中國證監會視為合格投資者的其他情形。

合格投資者投資于單只固定收益類資產管理計劃的金額不低于30 萬元,投資于單只混合類資產管理計劃的金額不低于40萬元,投資于單只權益類、商品及金融衍生品類資產管理計劃的金額不低于100 萬元。

2、投資者不得使用貸款、發行債券等籌集的非自有資金投資資產管理產品。如法律法規對合格投資者有新的規定的,依據最新規定執行。

3、投資者未被法律、法規、監管機構或公司內部決策程序限制參與期貨資產管理業務。

記住我的選擇,不再顯示
韩国三级中国三级人妇